Get Adobe Flash player

 

经过15年的高速增长之后,中国的汽车年产销量已经超过2900万辆,占全球汽车年产销量的三分之一。但近年来,汽车企业的营收增长趋势减缓,汽车市场也正在趋于成熟。与此同时,汽车产业还要为正在来临的新时代,即电动化、自动驾驶、智能/互联汽车,以及新的出行概念做好准备。

那么,汽车产业近期的生产和销售、收入与利润的前景如何?中国和全球汽车企业在迎接新时代的同时,如何应对实现中短期目标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在6月5日举办的2018(第九届)全球汽车论坛开幕式全体会议上,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北汽集团副总经理蔡速平、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执行副总经理董长征,就以上话题进行了热烈讨论。

 

朱华荣:汽车产业将成为投机者的滑铁卢,传统车企与新势力应融合发展

“继房地产、互联网之后,汽车产业正成为一个新的风口,也面临百年难得的好机遇”,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认为。

他分析,资本的嗅觉是极为敏锐的,在风险基金、互联网和新势力造车之后,近来又出现了一波新的并购重组浪潮,目前已经波及到6家企业、800多亿元资产,资本市场的重视必将带来汽车产业新一轮的大发展。但朱华荣同时认为,这一浪潮也将改变整个汽车产业的竞争格局,为产业的长远发展带来众多挑战,毕竟过度投资和竞争也会带来社会资源的浪费。

朱华荣还介绍了当前汽车产业的发展状况:目前,国内共有汽车企业180家,其中32%(57家)的销量为零;在96家乘用车企中,20%的销量为零;在118家中国乘用车品牌中,16%的销量为零。从另一方面来看,在乘用车市场中,排名前十的车企市场占比已经达到87%,而在工信部注册的新能源车企累计达到503家,其中16家拿到发改委的核准目录,6家通过工信部审核。由此可见,大量的车企经营状况堪忧,且市场集中度提高越来越明显。

基于以上数据,朱华荣预测,未来3~5年,车企的关停并转、兼并重组将不再是新闻,大部分的汽车品牌将被无情地淘汰,而90%的造车新势力将成为先烈。在朱华荣看来,这是一个理想的结局。

“汽车产业是一个技术资金密集型的企业,需要综合多种学科和管理体系,是令人敬畏的,光有钱是造不了车的。资本的进入并不会破坏产业竞争和发展的规律,对于某些投机者和搅局者来说,汽车产业将会是他们的滑铁卢”,朱华荣坦言。

在此,朱华荣总结行业当前面临的四大挑战,包括政策变化的不确定性、产业竞争的恶劣性、技术迭代的复杂性和消费转换的多样性。具体来说,国际社会局势变动,全球政治环境影响到中国政策与行业海外布局;国内政策细则未定,政策迭代将产生长远影响;搅局者与投资者的进入扰乱商业逻辑,对未来过度承诺、对用户不负责任,影响地方政府对汽车产业的判断和决策,应当依靠充分的正当竞争实现优胜劣汰。与此同时,新能源汽车存在多种发展路径,不能错过任何一个机会;对需求、消费方式、商业模式的转变都急需企业积极应对。

面对当前的产业形势,朱华荣认为,无论是对于新势力还是传统车企,挑战和机遇都是并存的。传统车企和新势力不应当对立起来,两者融合发展,才是共赢的方案。

 

蔡速平:迎接产业革命新时代 北汽集团做出四大战略举措

北汽集团副总经理蔡速平指出,目前,汽车产业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大变革时代,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云服务、大数据等新一轮信息通讯迅速融合,新技术、新业态不断涌现并蓬勃发展。未来,汽车将是新能源的、共享的、互联的以及快速迭代升级的。“这是从人、车、资源三者相互和谐统一发展的角度,对每一个全球化汽车企业提出的转型大命题。”

为了适应时代变革的需求,2014年,北汽集团提出从制造型企业向服务型、创新型企业转型发展战略;2017年提出实施集团化2.0战略,聚焦“新能源化、国际化、智能化、网联化、服务化、共享化”等关键领域,保持新能源汽车领先优势、打造差异化的品牌特色、努力实现高质量发展、提升自身全球竞争力。

“新战略触发新革命”,蔡速平介绍,北汽作为新能源汽车的先发者和主力军,早在去年已经开始了全面新能源化为主要特征的“引领2025战略”。包括服务生态全面新能源化,产业布局全面的新能源化,产品技术全面的新能源化,技术路线三线并举,发展主体的全面新能源化,由北汽新能源向所有集团产品扩展。

“新环境孕育新模式”,在智能化方面,北汽启动了Nova PLS 智能战略,以智能制造+智能网联+智能坐窗三大领域为突破点,同时加强与行业伙伴的横向技术合作;在金融业务领域,实现了快速积累,并对整车营销主业注入了金融和资本的力量;在服务贸易领域,围绕汽车产品的流通、服务、后市场等环节,形成了重要的产业链支撑;在共享出行领域,北汽集团组建了分时租赁和共享汽车平台,经过一年多的发展,遍布全国16个省会城市。

“新时代呼唤新人才”,人才是行业的基础,在新的形式下,他认为,汽车人才也被重新定义。新型人才需要更加开阔和前瞻的全球视野,所以北汽放眼全球人才市场,引进具有互联网思维的复合型人才。

“新环境迎接新挑战”,蔡速平认为,在汽车进口关税大幅下调,外资股比限制逐步取消的背景下,企业应该抓住全球体系的重要机遇,积极参与更有挑战性的全球竞争。一方面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另一方面开放合作,例如北汽牵头建设首个国际级新能源国创中心,并且与国际伙伴合作。他表示,北汽有信心、有能力接受这场大考。

 

董长征:丰田面临空前危机,未来不再那么“西装革履”

“过去的丰田,都是西装革履,非常的正经。但是未来的丰田,可能就像我今天的穿着一样,有一些‘不那么正经’”。一身休闲装的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执行副总经理董长征如是说。

他坦言,一直被行业认为“稳重保守”的丰田汽车,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转变,丰田内部所具有的紧迫感和危机感是从来没有的。面对未来新技术的投入,“不勒紧裤腰带”很难打赢。丰田尽管依靠精益管理等独到战略领先全球,但现阶段需要向其他领域的伙伴和对手学习。

“过去都知道,丰田有自己的节奏,在全球处于领先的位置,现在很多方面需要向自主品牌学习,向其他同行学习。过去领先的领域,未来还能不能领先,这是一个十分危机的问题。丰田内部天天讨论的问题,可能不是今年盈利多少,明年盈利多少,而是未来怎么能够继续在这个行业,不是说领先,站住脚是第一步”,董长征说。

面对未来,丰田也在做出改变,这种改变更多地表现在向竞争对手学习、在更多领域加强合作等方面。这也是董长征说的“不那么正经”。

“新的技术,新能源、新燃料电池、ICV、自动驾驶,老实说丰田也是在向汽车品牌学习,也跟各位老总讲的一样,有不确定性,合作伙伴非常多,在这些领域可能加强合作最重要。”

为什么一定要合作?董长征解释道:“以前的产品,可以根据欧美日的产品成熟以后拿到中国来,可是ICV这个东西不行,必须在中国限地开发,与限地的伙伴共同打造品牌”,董长征这样解释。

“每一个年代出生的人消费的观念都不一样,特别是中国现在已经被世界共同认为在消费者趋势这一方面已经引领全球了。”董长征说,像丰田这样的企业,会更加小心翼翼,因为这是一个方向,在中国的方向弄错了,就意味着引领全球的方向错误,犯不起这个错误。

除此以外,董长征对“传统车企”的说法也不敢苟同,他说:“新汽车还没出来,我们怎么就传统了,传统汽车就是正宗的汽车。”他表示,传统领域还有很多没做完的事情。自然吸气发动机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还有很多企业在坚持。

GAF2016纪实宣传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