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Adobe Flash player

嘉宾简介:弗雷德蒙德·马利克教授

  • 卓越的欧洲管理学大师
  • 超过十余本畅销书的作者
  • 先后在多家主流媒体杂志刊登百余篇文章
  • 瑞士圣加仑马利克管理中心的创始人和董事会主席—欧洲领先的管理咨询方案提供者
  • 多家欧洲知名企业的董事会成员

 

“弗雷德蒙德·马利克已经成为欧洲管理界声名卓著的专家。”

----彼得·德鲁克 管理学创始人

 

记者:工业4.0目前看来离汽车制造业还比较遥远,智能造车目前依然处于概念阶段,但既然提出制造工业4.0时代,汽车企业也会努力向着4.0迈进,但对于中国而言,真正的4.0时代到底应该是个什么样的时代。请您以中国的国情为基准,预测一下中国汽车制的4.0时代。

弗雷德蒙德·马利克教授:工业正在生成一个如同人体的中枢神经系统,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其目标是增强智能和有效性两大因素以及利用复杂性,就如同人的智力和创造力的原料。这就是目前的情况。将人体与工业相对比,人体的器官,如心脏、肺等,在工业里,这些就是工厂、销售部门等。人体也有流程,如血液循环和呼吸系统。在工业里,这些就是设计、物流、生产、销售等高度发展的流程。现在,最重要的是:人体有中枢神经系统,连接、整合、调节和控制所有器官和流程。在工业里还没有一个这样的系统。而互联网是一个建立工业的神经系统的工具。人体的神经系统从大脑出发到达人体的最远端的神经末梢又回到大脑。这使人体得以生存。这是现在所发生的。
作为德国联邦科学和教育部“卓越研究集群”评审委员会成员,我知道我在说些什么。我已经与许多大型企业的领导层以及工程科学的教授讨论过这个话题。他们并不那么容易理解这个观点。然而,一旦他们领会了,他们就能够正确地理解,并继续研究下去。

 

记者:您所提到的理论中,目前全球处于一个大的变革期。对于中国汽车行业来说,在这个变革期当中,应该如何应对变革,抓住历史的机会呢?

弗雷德蒙德·马利克教授:由于政治体制的原因,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够确定而快速发展的国家。其他国家都做不到。
抓住历史机遇要最大程度地利用这个优势去适应全新挑战。例如,建立全新意义的变革部、新型的变革大学,以及强大的工业领袖团队,这些都为了中国未来4.0而相互合作。实际上,它将是5.0,超越变革的方法。我的一些朋友——中国优秀大学的校长们,已经了解了适当的方法和工具,因为他们曾经学习、测试并应用过。

 

记者:所谓的“变革”,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一种进化的过程,比如从工业2.0到工业4.0,就是一种进化。但进化的结果却未必都是良性的结果,对于中国汽车市场目前热炒的“互联网+汽车”,您是怎么看的目前所说的互联网+的概念,对于中国汽车打造智能化的明天,有什么建议?

弗雷德蒙德·马利克教授:只是进化远远不够,必须是革命性的发展。我重复一下,关键的挑战是复杂性。我的建议是:使用全新的控制论复杂性管理和治理的思维和行动系统去操控大变革。使用其强有力的知识整合模型、思维模型和应用工具。有些国家已经开始学习彻底革命性的管理复杂性的知识,尤其是使用协同整合技术,将最有力的工具体现在大量人员合作上,在最大的可能性上快速达成共识,并50到100倍地加速实施。速度是战略本质。

 

记者:对于任何一个汽车企业来说,最基本就是销量。可以说任何一种方式方法都只是为了实现这唯一目的,那么客户对于每个车企都是上帝,如何创造更多的上帝,这才是汽车企业真正想得到的,您认为,如何才能创造更多的上帝?

弗雷德蒙德·马利克教授:这一占统治地位的信条已经不是顾客至上的方针,而是股东至上了。最近的15年里,各个产业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这必须完全改变。
商学院大多数是鼓吹股东价值的。所以真正的“上帝”并非真的是顾客,而是股东。这是一个致命的陷阱。德国是一个例外,这也很大程度上解释了德国汽车工业成功的原因。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战略性步骤,而且必须快速完成。在我的书里有一个摆脱陷阱的路线图,我会在我的演讲中阐述这一点。所以,我的建议是:停止做错的事情,开始正确的事情。一个企业的目标是创造满意的客户。而且毫无疑问的是,这也会使股东更高兴。这一步骤需要强大的领导力。然而,即便是最强大的领导也需要正确的方法、手段和工具去实现它。基于多年主张的客户至上观念,我们开发了一个整体的社会转型技术支持领导层去完成重大的战略步骤。整体协同整合非常出色。

 

记者:所谓的管理是不是“人尽其则,物尽其用”?德鲁克所说的,管理是把事情做对,而领导则是做对的事情,现在看来,把事情做对和做对的事情都同样不容易,往往体现在执行层面,您对此怎么看?

弗雷德蒙德·马利克教授:你必须要知道的是“做什么”,以及更为重要的“怎么做”。然后,这些步骤才变得可行。这两点是可行的并经过验证可以运用的。旧的主流变革管理已经不再可行。你需要特殊的工具来确保高层管理者启动大变革的转型过程。历史证明中国有能力作出这样的变革。

 

记者:很多人认为,管理是很空的东西。战略更加是很虚的东西。没有什么特别的需要学习的,更加不需要通过咨询方式获得。您对这些看法有什么想法?

弗雷德蒙德·马利克教授:如果始终按照旧的管理思维,这些人是对的。但是现在是一个基于复杂性科学的新型管理。一旦他们发现这一点,他们就会改变他们的想法的,其中一些人会立刻作出改变。新型管理的强大的有效性,比以往提高了80倍,并且非常迅速,百倍于旧的管理。这就像是智能手机与老式电话、喷气式飞机与螺旋桨式飞机的区别。它相当于一次强大的积极的有效性革命,向一个更好的未来发展。

 

GAF2016纪实宣传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