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Adobe Flash player

嘉宾简介:Sumantran 博士是Celeris Technologies 公司主席,该公司致力于提供移动化、航空航天、国防和技术领域的战略咨询。他同时还是印度理工学院的荣誉客座教授。他是数家《财富》世界百强车企、机械设备、航空航天公司的顾问。

不久前,他还担任过英国Hinduja Automotive的执行副主席,该公司是Hinduja集团在汽车与制造业的控股公司,他还曾任印度第二大商用车生产商Ashok Leyland的副主席。在合资企业领域,他还曾担任Ashok Leyland日产公司的主席,Ashok Leyland John Deere公司的主席,Ashok Leyland 防卫系统公司主席。

在塔塔汽车公司乘用车部初创时期(2001-2005年),他还曾担任过首席执行官,直接向Ratan Tata 先生汇报。他同时也是董事会成员之一,负责产品开发、负责一些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项目,例如Tata Nano和Tata Ace。 在加入塔塔公司之前,Sumantran博士还曾在底特律的通用汽车公司研发中心任职16年,随后他调任SAAB汽车公司的高级工程总监,他监督了最新一代萨博93和95平台的工程化全过程。在此期间,他同时在通用-菲亚特联盟中的研发和高级工程部门担任负责人,并且成为高级平台(后应用于Alfa Romeo 159)的总工程师。

 

编者按:近两年,印度汽车工业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统计数据显示,现代、玛鲁蒂(Maruti)和塔塔3家汽车制造商的市场份额名列前茅。在2015全球论坛开幕前夕,我们有幸采访到前塔塔汽车公司乘用车部首席执行官,Sumantran博士。凭借他多年在印度汽车行业的从业经历和专业的技术背景,下面的采访相信会让我们对印度汽车工业以及全球汽车工业发展有更深的认识。


记者:从您的背景得知,您曾效力过很多印度汽车企业,对印度汽车行业的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其中,哪段经历让您最难忘,为什么?

Sumantran博士:最难忘的经历是领导研发塔塔Nano项目,我从最初的规划和发展阶段介入。这是印度努力创造的新的全球基准产品,同时也是为印度民众提出的相关解决方案。我直接从印度车展的发布现场飞到美国加州,在著名的艺术中心设计学院发表演讲,那里是著名汽车设计师的训练场。那里的每个人都想了解塔塔Nano及其设计。这款来自印度的汽车一下子在世界上最著名的设计学院成为关注的焦点,世界著名的汽车设计师包括Gordon Murray等人都从塔塔Nano中获得了灵感,继续他们的新设计。

 

记者:近期你们有和中国汽车企业合作的计划吗?合作内容是什么?

V. Sumantran 博士:在过去的10年中,我曾几次来到中国,寻求在乘用车、轻型卡车以及动力总成技术领域与中国建立新联系。我们至少与三家企业有了具体的项目方案。目前具体内容还处于保密阶段,我现在不方便透露。我希望未来能有更多机会让中印双方实现互惠互利。

 

记者:您是汽车技术领域的权威。在未来,您最期待哪项汽车技术得到应用?为什么?

V. Sumantran 博士:现阶段的主要挑战是在制造环节降低投资成本,满足客户在缩短产品生命周期、加强产品多样性与产品定制方面的需求。为实现这一目标,我认为需要在三个主要领域实现创新:(a)低成本且适应能力更好、更人机友好的机器人;(b)新的生产工艺包括增材制造,也就是通常所说的3D打印技术;(c)供应链和制造过程中的数字化,以便更好地控制、优化和分析。

 

记者:您认为在目前汽车技术领域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什么?该如何解决?

V. Sumantran 博士:客户期望汽车产品和技术像智能手机行业一样快速升级,但我们必须认识到,奔驰S级车有2亿行软件代码,复杂程度与波音787梦幻客机相当。汽车技术受到挑战,人们要求它以智能手机技术的速度发展,为更多用户在更广泛的条件下提供可靠安全的操作。与此同时,我们必须将提高能源1倍,并减少一半排放量来满足新的法规要求。在过去,汽车行业总是会面临这样的挑战——即使我们心存抱怨。未来肯定会很有意思。这只能通过政府明确政策,行业专注研发以及业内可能的合作来解决。

 

记者:目前的汽车技术领域你最感兴趣的方向是什么?有什么最新的研究成果吗?

V. Sumantran 博士:我相信未来将更强调移动性而非车辆的本身。我们将更有效地利用多种交通方式,同时实现二氧化碳的下一阶段减排目标。上周我访问华盛顿时,我开着我的车去郊区开第一个会,然后坐地铁去开第二个会,结束后坐上一个Uber的出租车到达第三个见面地点,最后取走我的车开回到我的酒店。这样的安排实现了时间和我的付出(压力)的最优化。我看到了现代技术驱动的一场巨大革命,这就是所谓的物联网。虽然城市管理机构现在才开始注意到、才对这些变化作出反应。我也预见到许多革命性的变化将在车与车(V2V)以及车与基础设施的(V2I)互联中产生。前车将会与后车互联,而且它们与交通信号灯的互联。ESP和EBD等技术已经大大减少了事故,表现为汽车制造商来卖出的车身替换零件减少了。未来的V2V与 V2I互联将使汽车安全性达到新的高度。

 

记者:中国和印度都拥有庞大的汽车市场。那么,您怎样看待两个国家的汽车市场?它们有什么不同和相同之处?各自的未来会是怎样的?

V. Sumantran 博士:中国汽车工业在产量上已经成长为全球第一。这是因为中国的许多大型制造商已经达到世界级的规模,在技术领域也正迅速追赶国际水平。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使需求赶上产能。我认为中国正在走向产能过剩阶段,原因有很多。在印度,有限的资本使其汽车工业发展道路截然不同。在这里资本效率是非常重要的,因此产能(包括生产和基础设施)落后于需求。这也催生了产品和制造过程创新,塔塔Nano、Bajaj和TVS摩托车就是典型的例子。然而,印度汽车和轻型卡车制造商仍是小规模生产。

 

记者:Celeris Technologies 公司致力于提供移动化、航空航天、国防和技术领域,您能说说这些领域和汽车技术之间的联系吗?

V. Sumantran 博士:比如说,航空航天和汽车行业经常交流思想和技术。宝马i3使用的碳纤维结构就受益于航空航天领域的经验,而被广泛应用于汽车行业中的供应链数字化和优化技术也正改变着航空业中的做法。当我们进入物联网领域,我们将看到更多的技术共享和创新。应用于空客公司的软件完整性和安全性技术同时也用于通用医疗 (病人使用的可穿戴传感器)以及汽车对汽车通信。

 

记者:从汽车技术研发到为汽车企业提供技术支持,您为汽车技术的进步做出了非常突出的贡献,您能说说这期间最让您感到骄傲的技术研发成果是什么吗?

V. Sumantran 博士:我一直为我们对全球节俭创新所做出的贡献感到非常自豪。创造出售价仅2500美元的塔塔Nano很好地证实了这一点。这意味着印度空间研究组织将有可能成功集成火星轨道有效载荷,其成本不到美国宇航局火星轨道器的10%。这种节俭创新并非意味着低技术含量,而是选择了最先进最适当的技术。全球领域受人尊敬的汽车业领军人物卡洛斯•戈恩也对这些贡献表示赞赏。

GAF2016纪实宣传片